雪山百科

广告

为什么说彭晓龙是为山而生的人?

2010-12-23 21:18:23 本文行家:小七0306

  2010年年三十晚上,彭晓龙还在双桥沟给冬训的学员做总结,傍晚的时候他刚带队从双桥沟的一处冰瀑回来,今天训练的效果还不错,彭晓龙比较满意,晚上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,明天还得早起,打入虎年的第一镐冰……

   2010年年三十晚上,彭晓龙还在双桥沟给冬训的学员做总结,傍晚的时候他刚带队从双桥沟的一处冰瀑回来,今天训练的效果还不错,彭晓龙比较满意,晚上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,明天还得早起,打入虎年的第一镐冰……

  从2004年到2010年,彭晓龙连续七年都没有在家里过春节了,这七年彭晓龙都在双桥沟大大小小的冰瀑上度过,双桥沟的一草一木、每一片冰瀑,彭晓龙都那么的熟悉,从某种程度上讲,这里更像是我的家,彭晓龙说。
  2010年2月5日,四川四姑娘山景区双桥沟。曲折、幽深,巍峨、嶙峋,在长达30余公里的双桥沟内,挺拔险峻的山比比皆是。画屏口有锅庄山、撵鱼坝附近有犀牛望月、企鹅嘴、尖刀山……沟内两面皆是山,却山山不同,沟内处处皆景,而景景有别,四姑娘山景区的灵秀与宏伟在这里很的融合在一起。
  天刚刚亮,彭晓龙起床,习惯性的到院子里朝东边的天空看,这时天边已经抹上一缕橘红,简单的洗漱之后,彭晓龙开始叫学员起床吃饭。

  接下来彭晓龙开始核查早已做好的训练内容和所需携带的装备清单,一件一件的检查自己的装备。学员们陆陆续续的起床了,9点的时候,彭晓龙和学员一块吃早餐,早餐是固定的“三件套”,馒头、稀饭、泡菜。早餐一定要吃饱,待会才有力气挥冰镐,中午就只有路餐可吃了,彭晓龙一边啃馒头,一边对学员说。
  吃完早饭所有人整理好装备到院子里集合,队伍整装待发。彭晓龙问当职小组长,今天需要的4条绳索是不是都带齐了,公用装备确认之后接下来是个人装备。彭晓龙要求学员们把装备再核实一遍,确信所有的东西都放进背包了。绳索、冰锥、冰爪、手套、水壶、墨镜、头盔……,一个都不能少。冰攀训练对装备的要求很高,少带一件装备,当天的训练项目就会大打折扣,甚至不能完成。对于个别容易遗忘的装备,彭晓龙会特地提出来,护目镜带了吗?手套带了吗?他要求每名学员携带至少三双手套,因为中午的时候冰壁会有融水,手套很容易被打湿,手套打湿之后爬起来会很不舒服,只有保持手的干爽才能达到理想的训练效果。学员们反映,彭教练要求非常严格。
  9点半,彭晓龙带着7个学员出发了,11点到达目的地。他们今天要爬的地方叫“撵鱼坝”,在这里进行基础冰壁攀爬练习。
  “撵鱼坝”是很理想的基础冰壁攀爬训练的地方。这里的冰壁进入性很强,下车走15分钟左右就能到达冰壁脚下。冰瀑很宽,能挂4条以上的路线;而且很干净,很少有落石、落冰之类,WI3+的难度正好适合初学者。冰壁下方是一个开阔的平台,利于做保护,也适合休息。中午之前太阳能照过来,很暖和,这里的冰壁朝南,上午太阳能照到冰瀑上,这样冰壁就会软一点,对初学者来说,爬的时候比较舒服。
  彭晓龙挂好第一条绳子,给学员讲解完今天的训练项目后开始示范。尽管是特别简单的动作,他每一镐都特别认真。这是给学员做示范,每一个动作都必须规范、马虎不得,彭晓龙说。接下来他做保护,让每一位学员按照既定的技术动作训练。
  冬日的太阳照在“撵鱼坝”,让人感到温暖又舒适,正是攀冰的好时候。训练一直到下午五点结束,晚上回到驻地的小院里面,吃完晚饭,彭晓龙对当天训练的内容回顾,给学员做点评,一天的教学内容才算完全结束。
  这已经是彭晓龙今年冬季的第四期培训班了。2010年蜀山冬训班共开七批学员班,其中包括山艺基础培训,山艺冰攀培训和山艺冰雪培训,具体为冰攀训练营,冰雪初级班,冰雪攀登提高级,高山技能初级,以及冰雪提高级,时间在5日-7日不等。彭晓龙的攀冰冬训班非常火,从去年12月份开始,学员报名已经排到了今年3月份。
  如果要把一个人走过的路划分为几个不同的阶段的话,对彭晓龙而言,2003年是一个拐点,2003年以前是一段,2003年以后则是另外一段。
  2003年以前,彭晓龙在投资公司上班,一家国企,过着朝九晚五而且富足的上班族生活。在多数人看来,彭晓龙是令人羡慕的,年轻,有一份好的工作,也许用不了几年就能晋升、加薪,前途一片光明。
  但那个时候彭晓龙不太安于城市生活,城外的山山水水才是更加广阔的大天地。工作的这几年,他利用假期时间在西部的西藏、四川等地游历登山,三年时间他去过了西藏的桑丹康桑、启孜峰,云南的哈巴雪山,四川的雪宝顶,新疆博格达……不管能不能登顶,至少去转一转,试一下。登山过程中感受到自己技术的欠缺,他就开始查信息,看哪儿可以参加培训。于是,从最早的2001年冬季风雨雪攀冰培训、到2002、2003年国家队冬训初级、中级培训、2003年冬季季参加国家队四姑娘山攀冰培训……一个业余爱好者正在向一个专业攀登者一点一点的转变。
  对于喜欢登山的人来讲,假期总是不够的。何况到彭晓龙这个地步,于是他开始攒假、攒假、再攒假,最后实在攒不到假,彭晓龙就辞职了,这一年是2003年。
  辞职后,彭晓龙就想一门心思的登山,并以此为业。当时的情况,西藏、新疆、青海等地的山峰被地方登协垄断;只有四川对个人开放,可以进入到商业登山领域,加上四川的山地资源非常丰富,5000-6000米的山峰也非常多,适合登山初级人群。于是,彭晓龙来到四川,在成都定居,并创立成都沙木尼探险公司。
  沙木尼探险公司于2004年创立,公司创办至今,累计开办各类攀登培训班50余期,培训学员达500余人次。公司以山地探险服务、登山教育培训、户外体育营销为核心业务、致力于山地户外运动的推广和高山攀登技能的系列培训,并提供这些项目的策划、组织、教学培训、技术指导、活动向导、高山服务等。
  2009年初“沙木尼探险”更名为“成都蜀山探险”。更名的原因,彭晓龙说:“最初叫沙木尼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推广平台,因为法国沙木尼是现在攀登运动的发源地,代表从事的这个行业的一个方向。作为本土的一家探险公司,而且毕竟是在四川,蜀山更能体现地域的特色,蜀山更多承载的是一种职业理想,也是规范职业化的一种全新的开始。打个比方,如果沙木尼是少年期,蜀山则进入到成熟期。”
  双桥沟2003年因法国和美国攀登者的探索发现而进入国内爱好者的视野,这里整个冬季寒冷干燥气温低,冰期漫长,结冰至冰化有3个多月,冰瀑、冰壁群分布集中,路线难易度均衡,攀爬接近性好,可供攀爬的路线资源庞大。如今的双桥沟不仅是国内攀冰的最佳场地,也得到了国外同行及爱好者们的认同。自2003年起彭晓龙所有攀冰的训练,培训班都在双桥沟,一直到现在还是在这里攀爬。
  不同于国内其它的探险公司,蜀山最主要的业务是做培训,双桥沟的冬训又是每年培训的重中之重。对蜀山探险和彭晓龙来说,春节正是干活的时候。所以,从2004年开始,连续七年,彭晓龙都在双桥沟过春节,重复着他两点一线简单的攀冰培训生活。对此,彭晓龙认为很值得。
  除却单纯的做培训,这些年来,彭晓龙执着于四川西部5000-6000米山峰的自由攀登,这些年来,攀登所取得的成绩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。2007年,彭晓龙凭借重复婆缈峰“自由扶梯”线路而获得当年的“金犀牛最佳攀登成就奖”。
  2009年,彭晓龙solo幺妹到5800米高度,对于单人solo来讲,已经很了不起了,为什么会想到用单人solo的方式?彭晓龙说,单人攀登是对自己极限的一个探索,也是了解自己的一个途径。除了今年的幺妹峰单人攀登外,这已是彭晓龙第三次攀登幺妹峰,他曾在2008年策划并组织了“2008蜀山幺妹峰登山队”任攀登队长,率领首支民间攀登队攀登至5900米高度。问及今后还会不会再去幺妹峰,彭晓龙说,四川的山地和山峰是数不胜数的,可以满足你所有的攀登期望。将来攀登的重点会转移到四川的其他山域。幺妹仅仅只是其中的一座,就攀登而言,它很有意思,所以幺妹峰以后还会去的。
  一个执著于攀登的人身边总会有一个值得信赖的攀登搭档,彭晓龙的搭档之一是古杰。
  2004年中登协的中级攀岩训练班,古杰和彭晓龙住同一个房间,当时古杰的印象,挺聊得来,彼此对攀登的理念比较认同,觉得这小子挺有激情的。后来一起爬,接触多了,逐渐成为固定的攀登搭档。古杰说,我们俩彼此很熟悉,技术上都知道对方,爬起来心里有底。攀登的时候有点互补,往往他急的时候我不急,我急的时候他不急,这点配合的比较好。
  带队攀登的时候,彭晓龙往往会比较心细,想到一些其它人想不到的地方。古杰总结过一个现象,彭晓龙的攀登队有一个特点,总携带着一些看似和攀登无关的东西。比如说骆驼峰强令杨志背了个暖瓶,在登幺妹的时候让蔡瑜背了个铁片水桶。
  杨志是四川近年来表现活跃的自由攀登者之一,现在在蜀山做兼职教练,他与彭晓龙认识的过程很具有戏剧性。
  2007年冬天,杨志参与的羊满台攀登入围了当年金犀牛最佳攀登成就奖,当年和他同时入围的还有其它三支攀登队。最后最佳攀登成就奖被彭晓龙获取,如此他便记下了彭晓龙的名字。稍后没多久,在双桥沟,那天杨志正在冰壁上挂着,看着上来一队人,其中一个在距他不远的地方开始先锋挂绳子,动作很干净,速度也快,很快就超过了他,杨志当时看的小声叫好。从线路上下来,相熟的朋友相互介绍了一番,才知道刚才先锋的人就是彭晓龙。
  杨志说,彼此对攀登的相同看法和认识把我和他聚集在一起,在蜀山探险我是兼职,是没有工资的。因为我不是在为他工作,而是我们彼此为了相同的目标在一起努力。在我的眼中,彭晓龙是一个很虔诚,对攀登很执着的climber,这一点是吸引我加入蜀山探险的最重要的原因。关于攀登,虽然彭晓龙做着商业登山,但是他给我的感觉在很多时候,是凭着对攀登的热爱和对攀登最本能的快乐的追求去攀登,在这一点上我们是相同的。
  攀登之外,在日常生活中彭晓龙为人豪爽、耿直,和朋友喝酒,口头禅是:“喝到死”。这三个字往往能把你吓倒,事实上,他的酒量并不咋地,真在酒桌上拼起来,先倒下的往往是他。
  和彭晓龙接触不多的人很容易认为他是一个不苟言笑很严肃的人,其实这只是表象。杨志说,在骆驼峰的时候,我和彭晓龙在大本营,当时喝了一点小酒,我们两个面对满天的星空诗兴大发,一人用四川话一人用普通话在雪山和星空下背诵曹操的《短歌行》: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 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……。在C1的时候还和我一起唱“国际歌”和许巍的“蓝莲花”,至今我手机上还有当时的录音。
  今年的冬训结束后,三月底到四月初的时候,彭晓龙准备到川西的甘孜开发一座新的山峰,关于这座山峰,彭晓龙表示之前去过两次,已经侦查的差不多了。
  目前四川能够用于商业攀登的成熟山峰只有四姑娘大峰、二峰、三峰,骆驼,雀儿山,雪宝顶,半脊等7座,对于川西广泛的山峰资源,这只是冰山一角,彭晓龙希望以后每年都会开发一到两座地形地貌丰富,攀登难度不大,适合初学爱好者的山峰。只有开发的山峰越来越多,大家具有更大的选择性,才会有越来越多的爱好者参予进来,彭晓龙说。
  在彭晓龙看来,带队做商业攀登只是一个中间阶段,主要重心还是做培训。他最终的梦想是做一个大的登山培训学校,使培训标准化、规模化。他喜欢讲课,带学员攀登,与他们交流。彭晓龙说,自己一个人爬和带人爬是完全不同的感觉,带别人爬的时候看到他们每天的变化和进步,我会觉得很愉快。做培训不仅仅是传播一种技能、更是一种理念,把爱好者们带入到一种全新的攀登世界。
  探险公司承载了太多的梦想,彭晓龙希望蜀山可以做得更好,能够在业界内成为一种品牌,成为最成熟的探险公司。更希望可以影响到攀登爱好者,引领他们找到更多的乐趣。对于山地户外运动的发展而言,既需要基础的培育,也需要商业的推动。只有民间探险公司越来越多,爱好者群体越来越大,大环境变得越来越好,这项运动才能看到长期发展的希望。
  彭晓龙谈起他的理想生活说道:一方热土,一所房子,一个温暖的家,一个知心爱人,和一群挚友攀登、旅行、云游四方。

分享:
标签: 彭晓龙 双桥沟 攀登 民间探险 | 收藏
参考资料:
[1] 户外时代 http://www.123gogogo.com/renwu/13838.html
[2] 彭晓龙:无限风光在冰峰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